10.11.2005

永恒的天廚番外篇(台北)

老店不寂寞

應塔緹亞娜要求,多介紹幾道天廚好菜。

蝦子(ㄗˇ)烏參裡沒有蝦,用的是蝦卵熬煮出來的湯汁去偎煮烏參,溫潤可口。

天廚老豆腐光看名字看不出什麼名堂,原來是豆腐與土雞一起熬煮,上面舖上火腿、鮑魚絲,蒸透後豆腐吸足了土雞、火腿與鮑魚的精華,調味雖淡,菜餚本身的滋味夠濃,愈吃愈夠味。但份量頗大,他們也不做小份的,要人多一點才好點。

豆苖雞絲是十年前那位日本朋友點的第一道菜,那還是我第一次嚐到豆苖這玩意,原來豆苖沒有苖,小小一顆顆,小巧可口。這回去可惜應是豆苖不當令,味道大不如從前。下回該挑豆苖當令時,才好上門呢。

椒鹽里脊真的是皮酥肉滑嫩,據我老弟的說法,更勝宜蘭卜肉。

糟溜魚片是當天最令我驚艷的。入口滿滿是酒糟的香濃滋味,迷死人了。

根據梁瓊白的說法,吃這味時不要點黃魚,點草魚即可。太貴之外,黃魚比較適合清蒸的吃法,做成糟溜魚片黃魚本身的滋味會被酒糟搶去,可惜。但在北平館子吃黃魚是個好點子,做的不比江浙館子差,可便宜多了。

這就是梁瓊白令我折服的地方。唯有深諳各菜系特色者,才懂得箇中道理。

新一代的美食家用自由心證的方式來寫美食、評美食,即使懂得並不多(有那連酸奶油Sour Cream都不識者,也能論墨西哥菜呀。),走筆之間卻也自信十足,隱隱還能成一家之言。更有那已擠身大師之林者,乍看引經據典,非常的唬人,細看多半是據聞、傳說之類,少了札實的考證功夫不免流於花拳綉腿。這類作品看久了,怎不令我心悵悵然?這也是梁瓊白這本台北吃經為何如此的深得我心。

順說,當天漏網之魚忘了點的是:尼罕尼默哈庫它。名字夠怪了吧?因為這是一道滿州菜,梁瓊白的描述是這樣:「......魚肚燒牛肚,也是靠火候表現風味,很特別,別的地方吃不到,值得嚐嚐。」

SunnyPie
10.11.2005

Company Logo Design - Small Business Information Center.

5 個意見:

10/12/2005 5:00 下午 , Anonymous 豬頭三 提到...

看了若干寫吃的blog
再讀阿餅的老店覺得格外有味
氣氛彷彿高湯

來簽到並祝高朋滿座

 
10/12/2005 11:28 下午 , Blogger SunnyPie(阿餅) 提到...

美食豬頭三這樣說真是令人振奮:D

 
10/14/2005 10:12 下午 , Anonymous 塔緹亞娜 提到...

餅姐啊
看起來天廚真的要人多去才吃的到特別的東西,我和老公兩個人去恐怕不容易點菜哩!乾脆在餅姐這裡登高一呼徵同行食客一批好了,挑個晚上大家一起去吃飯,如何?;p

 
10/15/2005 7:14 下午 , Anonymous Fei 提到...

每每看妳的食記,都好像我也吃得到似的
偏偏只能看不能吃,哀~~~
我有個小小小小.....的建議,
不知可否在介紹時順便提一下它的價位,
呵呵~~我好奇啦,怕一餐吃下來會被當在那裡^^

 
10/26/2005 11:47 下午 , Blogger SunnyPie(阿餅) 提到...

沒問題呀,塔緹亞娜。只是妳和台灣的網友們和誰比較熟?感覺妳是"英國女人幫"的嘛^^或者像上回我們網聚一樣,找妳的台灣朋友一起來也無妨。

Dear Fei

好滴好滴,我會試著記下價位的。

 

張貼留言

訂閱 張貼留言 [Atom]

<< 首頁